張辰申 2019 肉身計畫 「謬思的外科手術 厚植」Surgery of Muse : Implant

「謬思的外科手術 厚植」Surgery of Muse : Implant
植髮 / 豬頭 / 遺棄物 / 荒謬的思想 / 精神演化 / 創造與破壞 / 再生
引用瑪麗雪萊科學怪人的文本:「拼拼湊湊的身體而創造出來的怪物,提醒了我們的身分與意識形態也是拼拼湊湊出來的。」屍塊被創造出來的怪人,在經歷創造者遺棄、不公平的社會待遇之下,因而充滿憤怒奮起反抗創造者、反抗社會、長期不被認同與不安定中所爆發出的破壞力與反抗精神。「科學怪人」對創造並遺棄怪人這件事提出了警告,我們擁有創造的力量同時也具有毀壞一切的能力,每個人或多或少都具有怪人的憤怒與破壞性,就看你如何選擇使用這樣的力量。
日常收集人們的頭髮植入豬頭上,試圖將不屬於彼此生物性質的肉身殘留物植入、結合、衝突產生的痛覺與荒謬性。藉由生物性材料撞擊心靈,動物性實驗喚起自我身為人的種種自覺,為豬頭植髮本身就是荒謬的自我塑造,通過這樣的行動才能摧毀自己原有的價值體系,認知到個體與環境的差異性與創造新自我的可能。豬頭在語意裡是貶意,愚蠢笨蛋,一種遺棄物,頭髮象徵著無數煩惱,為我荒謬的思想做外科改造,就像頭髮植入豬頭上的荒謬與煩惱,一切是如此不合邏輯與失能還是深深被植入各種不屬於我卻又被潛移默化的思想。我挑釁了我自己,這個創作行為與作品之間,存在著一種有壓力的緊繃關係,同時具有「熟悉又不熟悉」的感覺,為豬頭植髮後它看起來像是死了又活著的新生命,像是「替身」顛覆了現實與虛幻界線的自我。這個作品創造視覺與感受上的強度去談痛苦與死亡及破壞後再生的精神延續。

 

張辰申 2020 肉身計畫 「Operation Theater:Trigger Warnings」